江上暮雪
您的位置:主页 > 江上暮雪 >

我不会买“科创板基金”的几点原因

时间:2019-06-09   所属栏目:江上暮雪   点击:

原创: 仓都加满

如果说2019年资本市场最大的主题是科创板,相信不会有多少人有异议。然而50万的门槛把95%的个人投资者挡于门外。此时,“科创板基金”成为热门选择。

公募基金公司发现商机、蜂拥而上,竞相申报“科创板基金”,据公开数据显示,仅3月3日一天,就有5家基金公司申报科创板基金材料上报,至本周一被申报的科创板基金已经有36只。我不会买“科创板基金”的几点原因

有券商分析,此轮科创板基金募集规模在1000亿左右,有基金公司称单只募集目标几十亿元。一轮火热的行情扑面而来!

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——不由得使人想起了去年一度如火如荼的独角兽基金,以及2015年的互联网+基金。然而,大热必死,那两个品种在发行后就偃旗息鼓,甚至败走麦城!

这一次,“科创板”基金会有什么不一样吗?

在进行一系列分析后,我个人得出以下结论:作为投资者,我个人是不会去买科创板基金的,也不建议周围的人买科创板基金。

在这里声明,我对政府推出科创板是坚定支持的,这是一个有利于国民经济发展的政策,将在引领我国产业转型发挥重大作用。但是,追逐热点、一拥而上的科创板基金,带给基民的,却不是一个好的投资选择。

以下是作为投资者不买科创板基金的几点原因:

1、从一哄而上,到一地鸡毛,不需要多久

我不会买“科创板基金”的几点原因

我们看到,为了鼓励成长期的高科技企业上市,科创板设定多元包容的上市条件,允许尚未盈利的企业上市,允许特殊股权结构企业和红筹企业在科创板上市。科创板引入“市值”指标,与收入、现金流、净利润和研发投入等财务指标进行组合,设置了5套差异化的上市指标。

这样的上市条件,势必使得鱼龙混杂、大浪淘沙,对投资人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。举例来说,30亿市值,市场空间大的、最近一年营收不低于3亿元的企业,也可能会死的很难看。

比如大家熟悉的小黄车ofo和锤子手机,OFO最高估值达到200多亿,包括阿里巴巴、金沙江等多个明星公司投资,肯定符合科创板标准。而锤子手机,一路获得海通资本、金石投资多家公司投资,连成都政府投资了6个亿,2015年,四川迅游科技曾公告称,将向锤子科技增资3000万元,该融资对锤子科技的估值超30亿元。

可以想象,如果科创板早两年出台,众星捧月的小黄车和锤子手机肯定是作为明星公司在上面,但由于商业模式本身就不靠谱,现在肯定会一地鸡毛了。

有关部门提出,科创企业商业模式较新、业绩波动可能较大、经营风险较高,对科创板投资者的投资经验、资金实力、风险承受能力和价值判断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而此次科创板,采取史上最严退市制度,取消了暂停上市和恢复交易,退市时间也缩短为两年,此外明确规定了科创公司股票交易量、股价、市值、股东人数等交易指标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,股票应当终止上市。科创公司丧失持续经营能力,财务指标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,股票应当终止上市。

可以预料,在这么严格的条件下,股东人数和交易量这2个标准可能会成为杀手锏,一旦业务不行,机构纷纷出逃,要么没什么人接盘,成交量下降;要么有人接盘,股东人数会下降,这都会引发退市风险。而且退市就不能再重新上市。我不会买“科创板基金”的几点原因

科技创新的死亡速度,是超出市场预料的。让什么公司上市、不让什么公司上市,什么技术有前途、什么产品有前途,本来就是很难量化的东西。可以说,现在但凡热一点的项目,基本都符合科创板标准。

美国纳斯达克的公司退市率,达到每年8%左右,每年的退市公司、经常超过新上市公司数量,可以想象一轮轮财富的兴起和破灭。

做基金的人都知道一条谚语——好做的时候不好发、好发的时候不好做。从今年1月底A股市场暴雷不断的一片悲鸣,到2月份的高歌猛进,也就一个月时间。今年以来,科技股涨势已起,东方通信一类的概念股甚至鸡犬升天,那么几个月后的科创板基金,在一片火热之中入市,它的业绩,会否在一哄而上之后,沦为一地鸡毛呢?

2、科创板投资、超出现有公募基金经理能力范围

先来看个故事,来自我本人很喜欢的一部美剧《亿万》我不会买“科创板基金”的几点原因

《亿万》讲的是美国版徐翔的故事,在美国对冲基金时代,基金公司为了获取上市公司财务数据,都采用了高科技的方式,例如,通过摄像头拍摄、统计沃尔玛停车场车辆进出,来预测销售数据;通过卫星监控珠三角苹果产业链货车往来,来分析苹果销量。我不会买“科创板基金”的几点原因

《亿万》的一个重点是基金经理皮特·德克尔的角色。他学生物出身,利用各种机会,结识一位从事医药研发的医生,2008年7月17日,医生内线告知Mathew,Elan与惠氏进行的药物试验结果不如人意。三天后,Mathew和SAC的所有者交谈了20分钟,并建议卖出Elan和惠氏的股票。

交谈后的第二天,Mathew和Cohen指示交易员出清SAC持有的Elan和惠氏股票,并要求采用“不会使SAC内外的任何人产生警觉”的交易方式。SAC还建立了能从这两只股票的下跌中获利的看跌头寸。一段时间之后,药物试验的负面结果公布。受其影响Elan和惠氏的股价分别下跌了42%和12%。SAC从中获利2.76亿美元,

这是美国历史上被查出的内幕交易单笔最大获利,却给我们揭示了投资科技公司的巨大风险——对于医药研发公司来说,一旦产品数据不及预期,有可能就是破产倒闭。科创板建立后,势必有大量如医药技术这样高度依赖研发的公司上市、假如核心产品失败、技术路线错误,就是退市的结局。